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蕴藉的木犀花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日志

 
 
关于我

看山,看水,看天地,悲天悯人, 读史,读文,读论坛,指点江山。

网易考拉推荐

(故事集)历史教师说故事  

2008-11-04 17:22:15|  分类: 历史情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7-08 14:08:53 / 个人分类:历史话题

查看( 66 ) / 评论( 20 )

汉武帝断狱
    汉景帝时,中央最高审判长官廷尉上报皇帝审批的案件中,有子杀继母一案。
    案情是:人犯防年的继母杀死了防年的亲父,防年出于复仇心理杀死了继母陈氏。按照汉律,子女杀父母构成“大逆”重罪。汉景帝对杀死继母的防年处以大逆罪是否恰当,深感难以定论。
    汉武帝其时12岁,认为:虽然继母与继子并无血缘关系,但却因父亲之故,法律上视其为与亲母子关系相同。现在防年的继母故意杀死防年之亲父,则在下手之时,母恩已绝。因而,此案应依一般杀人罪的规定论处,对防年不能再处以大逆罪。
   汉景帝认为有理,遂采纳。

论坛模式 推荐 收藏 分享给好友 推荐到圈子 管理

TAG:

半坡网 半坡网站长 发布于2004-06-26 09:41:58
谁是纵火犯
谁是纵火犯
我国历史上,北宋都城开封府曾发生过一起罕见的大火,大火蔓延到东西两宫,使价值连城的财富毁于一旦,这场火灾激怒了皇帝。
谁是纵火犯?负责侦破此案的太监发现只有张裁缝的熨斗用火,便将裁缝抓来,屈打成招,了结了此案。
为慎重起见,皇帝派开封知府程琳来复审此案。精明的程琳接到案子后,反复推敲,觉得蹊跷,细察出这火起自宫中,不是外面人所为。于是,他命工匠将大火燃烧和蔓延的路线绘成图,从而发现后宫人多,但居住狭窄,屋内炉火靠近木板墙,这样年复一年,木板墙烤得干燥,自然造成了这场火灾。
程琳感叹道:“这场大火哪里是一天之内造成的啊!”于是他向皇帝奏文道 :“这几乎是天灾,不应以此加罪于人。”皇帝采纳此言,免裁缝一死。
半坡网 半坡网站长 发布于2004-06-26 10:20:34
杰出史学家刘恕(司马光的得力助手)
史学家刘恕
刘恕,字道 元,今江西高安县人,生于1032年。少年时,读书过目成诵。年十三,谒丞相晏殊,殊问以事,道元反复诘难,致使殊不能对。十八岁中冯京榜进士,再试经义读书皆第一。
他平生唯一嗜好是读书,年十三,就已通读汉唐诸书。司马光在《刘道元十国纪年序》中说:“前世史自太史公所记,下至周显德之末,简案极博,而于科举非所急,故近岁学者多不读,鲜有能道之者,独道元笃好之。为人强记,纪传 之外,闾里所录,私记杂说,无所不览,坐听其谈,衮衮不穷。上下数千载间,细大之事如指掌,皆有稽据可考验,令人不觉心服。”
为了读书,有时还不惜远道数百里以求。宋敏求知毫州时,家里藏书三万卷,刘恕就曾前往借读,并且谢绝主人殷勤招待,独自闭阁昼夜诵读,留旬日,尽其书而去。他的身体所以虚弱多病,并且早夭,司马光说:“亦由学之苦邪”
1075年完成前五代长编后,便又进行五代十国长编的编修工作。1076年,他又赶到洛阳与司马光讨论编书中一些重大事宜。这时他的身体已十分虚弱,并表现出十分悲观。分别时,凄楚地对司马光说:“恐不复再见”。回家后,遭母丧,悲哀愤郁,遂得了半身瘫痪之症,但他的修书工作并未停止。1078年,这位年仅四十七岁的杰出史学家,由于疾病和劳累,过早离去。
刘石桐发布于2004-06-26 10:44:28
回复: (故事集)历史教师说故事
半坡老师的故事既经典又新鲜,真好!  
(故事集)历史教师说故事 - ehistory - 蕴藉的木犀花

小 D发布于2004-06-26 11:09:56
回复: (故事集)历史教师说故事
我那些理科班的学生一上课就缠着我讲故事,一年下来,那有这么多的有趣的事情啊!
半坡老师,快讲,快讲!!!
陈亚东的个人空间 宽容 发布于2004-06-26 21:06:03
回复: (故事集)历史教师说故事

这帖子可得顶!
(故事集)历史教师说故事 - ehistory - 蕴藉的木犀花

歪歪烧饼发布于2004-06-26 21:09:15
回复: (故事集)历史教师说故事
哈,故事好看哇,俺最喜欢看故事了.
俺们历史课上讲地故事也不错啊
俺们老师跟俺们讲伟大领袖毛主席便秘地故事,有意思哇!
半坡网 半坡网站长 发布于2004-06-26 23:50:15
回复: (故事集)历史教师说故事
[tr]
[td]歪歪烧饼 于 2004-06-26 21:09 在大作中提到:[/td]
[/tr][tr]
俺们老师跟俺们讲伟大领袖毛主席便秘地故事,有意思哇![/tr]
如果你们老师仅仅是突出这一点,那他有问题啊~~~讲这个故事,应该讲清毛几次便秘的背景;二是,要突出贺女士的品德。
你还欢呼?!请站一节课!
半坡网 半坡网站长 发布于2004-06-27 00:35:21
柯维骐-史公之志和《宋史新编》
柯维骐
--史公之志和《宋史新编》柯维骐,字奇纯,明孝宗弘治十年(1497年)出生于福建莆田的一个仕宦之家。高祖柯潜,字孟时,号竹岩,曾任翰林学士,对文学有很深的修养,著有《竹岩文集》。父亲柯英,官至徽州知府。
他在京应试时见到当时官场上的不良风气,决定不赴南京户部主事之职,告假归乡隐居。请假满三年后,被除名。他回乡后,负笈到他门下的求教者络绎不绝,先后达400多人。
柯维骐用历史作为教育青年学子的主要课程,并结合讲学需要,以改编《宋史》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还本着爱国必先爱乡的道理,努力发掘家乡先贤的优秀事迹,给弟子们树立榜样。
《宋史》是在元朝与《辽史》、《金史》一起编修的一部纪传体史书,在三史中篇幅最长,而内容繁芜杂乱,在三史中也最为突出。柯维骐生活在北方少数民族与中原汉族矛盾温尖锐的时代,他首先对于《宋史》与《辽史》、《金史》并列各予正统的做法就难以接受,认为这是《宋史》必须改变的一个关健。当时他三十多岁,既想集中精力讲学修史,却又不断受到生活琐事的干扰。于是柯维骐想到司马迁的遭遇,终于发愤自宫,清心寡欲,排除生活上的干扰,决心把自己全部精力献给改编《宋史》事业。
二十多年后,在柯维骐近花甲之年时完成了一部二百卷、约180万字的宋史。了把书名定为《宋史新编》,以表示这是一部与元修《宋史》不同的一部新作。
1560年,倭寇流窜到莆田,焚毁了他的房屋,他匆忙避居乡间,随身只带着书稿。处于逆境中的柯维骐只接受亲友弟子的馈赠,对官府救济婉言谢绝。
神宗万历二年(1574年),柯维骐以七十八岁高龄去世。
TonyDeng发布于2004-06-27 00:41:42
回复: 柯维骐-史公之志和《宋史新编》
《宋史新编》的评价不高,《辽》《金》《宋》并立的做法是恰当的,反而柯的正统思想不可取。
半坡网 半坡网站长 发布于2004-06-27 01:06:30
重阅笔记
[tr]
[td]引用:[/td]
[/tr][tr]这个帖子里的这些故事、还有下面的评论,我都记不清是在大几时抄在笔记本上的了。
现在重新翻阅,觉得虽然杂乱,却仍觉有可读性。大学时,也买不起多少书,整天泡图书馆,介绍说有250万册,有一次进去一看,天!六层大楼里全是书!既喜又急,在里面徘徊了一个下午还不忍离去~~有些东西怕记不住,记不准,就天天抄。《尚书》、《人间词话》我都有完整抄本呢。其它的残篇断章,还有几大本。不过,每一本都有被老鼠先生们借阅的痕迹~~~只是有些自己喜欢的书,什么《日本随笔选》、《伊里亚随笔》、《约翰。克里斯朵夫》之类,毕业之后再也没有看到过。只怪自己当时不够努力,如果再细心点到旧书市场上搜,应该能买到吧,如,《约翰。克里斯朵夫》我就有一册。我的藏书中,有不少是从各个大学图书馆里流通出来的,盖着{作废}图章。翦伯赞的《中国史纲要》四本也在{作废}之列。我就不懂,书怎么会作废?不过,也幸亏{作废},否则,有些书就看不到了!也正是废书看得多了,综合测评成绩处于中后,我们寝室另一个一天到晚热心修无线电的同学和我并列。他现在专攻电脑硬件了。毕业时,论文优等,终于一洗数载恶名!不过,这中间,有图书馆四个工作人员的功劳啊,当时我一个人独坐四库馆(只有我一个人考证的是地方志),翻阅成箧的线装书,但又不准带出馆外,所以每天他们要搬进搬出~~[/tr]
下面一段评论,不知我是看了什么书之后批阅的:
陆小曼纵使有才学、敏交际,但其才学是资产阶级家庭为装潢门面之饰,非真诚致力于中华文化的研究。其才学全用于与达官丽姝还往,博取虚荣,终究没有什么成就;婚后,陋习难改,挥霍无度,娇小姐的脾气暴露无遗,终成诗哲之累!孔德祉初虽属文盲,但终有进取向上之心,在茅盾一家的帮助下,孜孜以求,于1925年加入共产党,投身革命运动。夫妇二人为何能由“娃娃亲”成伉俪情深?无他,唯读书求进罢了。
二人相比,不发人深思乎?
歪歪烧饼发布于2004-06-27 07:58:32
回复: (故事集)历史教师说故事
[tr]
[td]半坡网站长 于 2004-06-26 23:50 在大作中提到:[/td]
[/tr][tr]
[td][tr]歪歪烧饼 于 2004-06-26 21:09 在大作中提到:[/td]
[/tr][tr]
俺们老师跟俺们讲伟大领袖毛主席便秘地故事,有意思哇![/tr]
如果你们老师仅仅是突出这一点,那他有问题啊~~~讲这个故事,应该讲清毛几次便秘的背景;二是,要突出贺女士的品德。
你还欢呼?!请站一节课![/tr]
哎,老师你别激动.
俺们老师讲了啊,讲在长征途中条件艰苦.
俺是个呆子,就喜欢看热闹,看全班哄堂大笑,俺当然 也激动了,嘿嘿.
不过贺女士是哪位???
陈亚东的个人空间 宽容 发布于2004-07-03 21:20:35
回复: (故事集)历史教师说故事

顶!
半坡网 半坡网站长 发布于2004-07-05 00:32:32
王安石修黄河
神宗熙宁间,作为新法大政之一,朝廷调集人力疏浚黄河。有人提议把铁爪沉在河底,一端用绳索系在船上,船拖着铁爪从上游往下游急驶,让铁爪把泥沙挠松冲走。王安石采纳了这项建议,并加以改进,即用木连结多个铁爪做成耙状铁龙爪,缚以巨石下沉江底,然后用两条船并排拉着它耙沙。可是经试验效果并不理想,于是被反对新法的人们传为笑谈,而有“儿戏”之讥。
半坡网 半坡网站长 发布于2004-07-05 01:29:03
大学生活断忆
大学生活断忆
寒假回校,兴冲冲地登上宿舍楼楼梯,映入眼帘的只是空荡荡的走廊,有几个寝室的门懒懒地掩着。我在自己的寝室门前站定,抬眼一瞧,不由哑然失笑。门两边贴着一副对联,上联:“一牌二牌三牌”;下联:“四杯五杯六杯”;横批:“洞天福地”。后来才知道,这是出自于老大的智慧和手笔。其实老大并不颓废,现已在南开大学专攻美国史。这副对联保持了将近一个月,只到学校要检查卫生的时候才消失踪迹。
玩扑克是我们业余生活的主旋律,便喝酒的次数却是能屈指的。大二的上学期,大家都已厌倦了扑克,如果有人寂寞到了极点,高举着扑克振臂高呼,应者也是寥寥。初期的那种一呼百应、争相挂名占座的情景,已经成了历史上的盛况。取而代之的后起之秀,主要是象棋、足球。寝室里每每下棋时,不是两个人,而是“两个集团军”。总是七八个人一起上,七八个脑袋黑压压地罩住了方圆尺许的棋盘,上面总有四五只手在挥舞。到了关健时候,只见一粒棋子在盘面上被来回拉扯,同时还夹杂着“痛心”的狂叫。
至于足球,大家接触的时间都不长,技术奇臭,但还是乐此不疲。门上的通气窗上,贴着一副潇洒的“室雅人和”,却被我一球将“雅”字踢得没了影。虽然放假前,勉强补上一个“雅”字,但这个字总给人一种鸡立鹤群的感觉。走廊上的路灯,本来就孤单了,但在足球群战中,一骁将一脚怒射,将可怜的路灯扫得无影无踪。最后,还是公费补上。
同室的十个弟兄齐心协力,荣夺第一学年的历史系“文明寝室”称号,系里重奖我们508室20元!经过一番紧急嗟商,最后的方案是用这笔钱来一次集体精神享受:看电影。为了坚持“有福同享”、“荣辱与共”的原则,又邀请了我们活动小组的四个女生。四位小姐的光临又使们这些慷慨的弟兄们每人多消去钞票若干。电影是《伦敦上空的鹰》,一部很老的片子了,但对于我还是新鲜。唯一令我不太满意的地方是因为年龄最小,被兄弟们公推坐于男女生分界的座位,所以一直不大自在。
“历史系文化节”的最后一个部分是为师兄们举行的送别晚会。晚会举行的那天,正下着雨。原本是凭票入场的,我们赶到的时候,只见学校礼堂内灯火辉煌,座无虚席。仔细观察了好久,才勉强挤了几个座位。节目的形式活泼,并不在意表演者的技艺如何,都是拿真情一娱,纪念在校的四年岁月。我们九二级奉献的节目好像有三个,其中有一个是舞蹈。一群身穿素纱的少女在灯火的映视下渐渐明朗出来,这时,台下引起了一阵骚动,继之而起的是沸腾的掌声。她们在音乐的伴奏下不断变换着优美的舞姿。一位少女飘到舞台边缘的时候,先是按排定的姿态静静地立在那儿,可是她竟走了神,在别人继续下一个舞蹈动作时,她居然还如同雕像一样地立在那儿,台下已有人惊叫起来!只到她的舞伴不得不对她作出大胆的暗示,她才回过神来,然而,她的动作已显出一丝慌乱。后来,我们才知道,她就是宋华。
对我来说,夜晚漫步长街是经常的事。有时倚坐在镜湖的曲苑栏杆上,享受灯灿湖暗、笑歌隐隐的夜景;或是穿街走巷,闲看市民的天伦之乐,漫逛眼花缭乱的夜市;或是倘徉幽静的中学校园,徘徊冷冷清清的体育场。只有这些时候,心里才是宁静的。

去我饿日他有的个人空间 去我饿日他有 发布于2008-07-12 14:36:28
炎黄子孙
的确让我受益=很多
张洁的个人空间 张洁 发布于2008-07-12 15:20:03
要是能将这个故事续下去就好了。
半坡网 半坡网站长 发布于2008-07-14 00:17:24

QUOTE:

原帖由 张洁 于 2008-7-12 15:20 发表 (故事集)历史教师说故事 - ehistory - 蕴藉的木犀花
要是能将这个故事续下去就好了。
此一时,彼一时。如果哪天读到好文,一定再续。(故事集)历史教师说故事 - ehistory - 蕴藉的木犀花
lukyykul发布于2008-07-14 10:07:59
回复 17楼 的帖子
半坡老师的故事讲得好
  评论这张
 
阅读(10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