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蕴藉的木犀花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日志

 
 
关于我

看山,看水,看天地,悲天悯人, 读史,读文,读论坛,指点江山。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的回响  

2010-04-10 06:12:0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李商隐,谜一样的诗人。没有实现金戈铁马、重拾旧山河的壮志,只留下一声明朗清丽、幽婉哀怆的叹息。

一曲《锦瑟》谱写了自己的一生!

国已破,人已醉,情已灭,心已碎。无力回天,无人可诉!在“只把杭州作汴州”这样责任缺失、醉生梦死的社会,夫复何言!

李商隐的无题诗实在太多了,算此一曲看似有题的《锦瑟》又何妨?《诗经》中这样以首字为题的例子少吗?世上偏有好事者索引之。然而,以庸俗之心度君子之腹,又能索引几何?诗三百,现实主义诗歌的鼻祖。模拟选题的李商隐看似归佛,实在在儒,看似出世,实则入世。

枯坐终日,为何以“瑟”为象?他也可以用高渐离送荆轲时敲击的“筑”为意象。齐白石论艺术时说,“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世”。李商隐回首前尘往事,已经不再沸腾的雄心是不是也有一种易水之寒呢?或许在歌舞场的一瞬,他超越历史的时空,将同样壮志未酬的荆轲引为知己?毕竟他和荆轲同样面临亡国之恨。商女不知亡国之恨,歌舞升平的苟安,与荆轲辞易水时激烈壮怀形成多么强烈的反差,岂是多一个“锦”字了得!

《锦瑟》,一种华丽的意象掩饰不了繁华背后的“变徵之声”的深沉凄凉。

“此情”不被世人所解,只能留待后人“追忆”了。历史会证明李商隐的一腔报国之心是人民的心声,然而,在一个政治昏庸的苟安社会,就算他如同屈原一样沉江汩罗,或者如同当代公民以自焚抗拆迁,在那特定的时代又能激起多大的水花和响声呢?然而,当我们漫步历史的遂道,总会在不经意间听到这千年前的寂寞回音。这种历史的回音将证明一个灵魂曾经的存在和价值。

司马迁忍辱苟活撰《史记》:“仆诚以著此书,藏诸名山,传之其人,通邑大都,则仆偿前辱之现,虽万被戮,岂有悔哉。”人是群居性的,明心迹、望知己是人之常情。然而,英雄总是寂寞的,而历史总是相似的,只有寂寞者,才能听到寂寞者的回音。

俞百牙面对江河弹完最后一曲《高山流水》,摔掉了琴,使之成为绝响,只因为他一个热爱音乐的疯子,而不是一个思想者。一个纯粹的乐师,留给后人的不是音乐,而是一个故事,实在有些滑稽。细思之,虽不能聆其音,亦不足惜也!一个卖艺的瞎子阿炳尚能将自己一生心曲流传世界,俞百牙何其愚也!

一个真正的英雄,不会缺少知音——只是他们错过了处在同一个时空的机会。

在现实的寂寞中行走,孤独的灵魂总会有历史的回音相伴。只要不学俞百牙之愚,就算我们很平凡,我们的心灵之音也可以通过生命的延续,为历史留下一两个灵魂的音符。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