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蕴藉的木犀花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日志

 
 
关于我

看山,看水,看天地,悲天悯人, 读史,读文,读论坛,指点江山。

网易考拉推荐

树之哀伤  

2013-05-20 00:47:3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少的时候,读到“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感受到一种时光流逝,事业难成的悲凉;然而,我现在却很羡慕桓温的幸运,他曾经有机会栽下一棵树,并有机会长到“十围”之粗壮。

中年的时候,读到“中寿,尔墓之木拱也!”,并不觉得难听或者不吉利。就如今来说,一个人有坟头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坟前的树能长到两手合抱之粗壮,更是难得之事。

我感受到种树之难,也是突然之间发现的事。

刚进学校工作时,我们住在几间低矮的瓦房里,前面有几棵也算是很粗壮的梧桐树,它的枝叶密密匝匝,夏天洒下一地的阴凉。然而,我们几个年轻的教师总觉得它们有碍室内光线,和我们逢勃的朝气不相宜,于是就有人拿来一把斧头,力图要砍倒其中一棵。它实在是太粗壮了,一个人,一次努力是不能建功的。从此以后,每天都有人将青春的力气撒在那棵可怜的树上,其中就有我几斧子的功劳。终于有一天,它被放倒了。校长也觉得很荒唐,然而,到底无法查实是谁的过错。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倒掉的树被一个老教师锯成几段拖回去烧茶烤火了。

在校近二十年,学校一直在搞建设,先后拆除了许多旧居,一些有年份的树都被砍伐殆尽。我也先后搬了四次住处。第三次搬迁时,屋后山坡上是一地的菊花,还有一棵茂盛的葡萄。然而,这一切都来不及安置,只好听凭那些工人粗暴地践踏损毁了。只有一棵枇杷树被安置到了远离人群的教师住宅和学校院墙之间的夹缝里。现在,这棵枇杷树长得枝叶婆娑。然而,我却时刻担心着——学校院墙是当今学校唯一的老建筑,实在太破败了,一旦要改造,这些苟活于缝隙的树木也难免有被戗的命运!

去年,学校最后一批老建筑被拆除了。不幸的是,靠院墙的一棵合围的樟树被一些人所欣赏,觉得放在正对校门口的花坛里更合宜。于是,一批工人冒着酷暑,将这棵老樟树的枝叶砍光,用吊车请到离他原地五十米的坡下,赤裸着站在磁砖贴面的花坛中间。我说赤裸着也许不太对,因为樟树树皮被吊车刮掉了一大半,露出了白生生的骨头一样的一大块,但到底被仁慈的工人用稻草包起来了。今年春天结束的时候,我发现老樟树光秃的顶部居然发了几簇嫩芽。我虽然有一丝欣喜,却忽然想起小时候在砍倒的大树上也发现过类似的现象,那几簇新芽不过是树干冬天积累的营养残余,是无源之水,它们如同汶川地震中那幸存的婴儿在吮吸逝去的母亲的奶水。我心中总是感觉凄怆。但我又怀疑这点担心不过是杞人之虑。

如今学校又新栽了几十棵碗口粗的香樟。听说也是另一个单位要拆迁,正好将这些香樟挪了过来。想想这事也还算幸运,毕竟它们没有被砍伐,好歹这些樟树还可以换个地方一起做“兄弟”,没有相思之苦。

小时候,家里屋前屋后都栽了许多树,并不名贵,无非是一些柳树、槐树、桑树、桃树和泡桐罢了。河边的柳树,我们荡过秋千;吃过香甜的槐花、桑椹和桃子;屋后那两棵泡桐,团团如盖,根筋盘满了屋后所有的空地,还总是洒下一地的铃铛一般的白色花朵。如今,记忆中的一切已经无处寻觅。那两棵泡桐早在三哥上中专的那年被卖掉了作学费之用。

在考入大学的那年,我迁移了户口,工作以后也成了所谓的城镇户口,从此离开了土地。我也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不会有在“草堂”植树的机会,更不会有“手植树”被圈起来供人膜拜的可能。

中国的土地越来越金贵,人死了也要集中安葬。在旅行途中,我见过不少青山的一面坡上白生生的一片墓碑,没有一棵树。据说,就是这样的一个平方,到了一定年限,如果无人续土地费,还要被他人占用。到那时,原主连骨灰都随风飘散了吧。实在佩服那些以树为墓碑的民族!那是一个对自然充满敬畏,对生命敬畏的民族!我想,那些树木也因此具有了灵魂,足以让后人去寄托哀思和情怀。

我没有机会、也没有能力去做将沙漠变成绿洲的伟业。在中国日新月异发展,大拆大建的时代,我连十年树木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也不知道自己所作的努力,能否在一百年后树起哪一个人。我也只是诚惶诚恐做好自己现在的份内事,百年之后的事哪敢奢望!

俗话说,人挪活,树移死。我从21岁到这个学校,就没有挪过窝,我倒是活着见证了一批又一批的树在校园里移来移去。感叹在工业化的时代,人被城镇化,树也是居无定所,能长到“拱”也的树实在是一种幸运的事。真应该举杯和它们同庆!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