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蕴藉的木犀花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日志

 
 
关于我

看山,看水,看天地,悲天悯人, 读史,读文,读论坛,指点江山。

网易考拉推荐

是真不美,是美不真  

2014-04-13 13:47:44|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好色,从我的追忆想来,从儿童开始就有这方面的倾向。

我的父亲是瞎眼奶奶的独苗,与我家最常来常往的亲戚就是邻队的三外婆,她是我父亲的媒人,又是我外公的本家。在我的记忆中,她就是一个大美人,瓜子脸,高挑的身材,就是抽烟的举止也是那么优雅的。她的家里总是收拾得整整洁洁,就是贴在墙上的《嫦娥奔月》都是那么耐看。有一年我回去看望她老人家,她已经和两个儿媳分居,只是和三外公相伴,手脚似乎已经不太灵便,但衣着依然素洁利落,声音似乎也没有老去,依然像记忆中一样亲切柔和,小屋被收拾得整整洁洁。临别时,她态度坚决地让我带上她亲手做的豆豉,色泽纯净、透亮,让人有点爱不释手。

不久的一天,听到她老人家去世的消息。我很惊讶,也很怃然。关于她的死因,有一些不好的传闻。我只相信一点,凭三外婆一生一世的爱美特性,她就是离世的最后一刻,也一定是整洁而美丽的。

后来,我的母亲告诉我,三外婆本来就出身于大户人家,家庭成份不太好,下嫁给了三外公。

我对女性及其对她们举止习性的的挑剔,我怀疑潜移默化中就有着三外婆的影响——我的母亲是一个为了养活孩子而拼命干粗活、无法注意小节的人。在我的习性中,既有粗俗实干的一面,又有精致唯美的特点,这也许是两位朴实的女性在无形中给我留下的生命烙印吧。

然而,关于“真”与“美”的追求却让我饱受困惑。对人事过于求“真”,有时则给人浑身是刺的感觉;对人事过于求“美”,难免有矫揉造作的不自然。求“真”,诚信,是我们提倡的,却难以放之四海而皆准。想起读过的一个小故事:

鲁迅《立论》
我梦见自己正在小学校的讲堂上预备作文,向老师请教立论的方法。
“难!”老师从眼镜圈外斜射出眼光来,看着我,说。“我告诉你一件事——
“一家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大概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于是收回几句恭维。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他于是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
“说要死的必然,说富贵的许谎。但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你……”
“我愿意既不谎人,也不遭打。那么,老师,我得怎么说呢?”
“那么,你得说:‘啊呀!这孩子呵!您瞧!多么……。阿唷!哈哈!

求真,是需要代价的。一味求真,也许真相是有了,然而,却肢解了美,反而招致了大家的反感。真实与虚假,有时也是难以分辨清楚的。完好无损的新车,是真的,也是美的;当这辆新车被撞毁时,露出的零件家什和一地的鲜血,那也是真的,却是让人不忍目睹的。活的女人是美的,可是从医学解剖上来说,那光洁漂亮的皮肤下肌肉组织和脏器组织也是真的,却是我们不愿意赞赏的。

有时侯,真的不一定就是美的。而美的,却又不一定是真实的。譬如结婚仪式,明明知道这是给别人看的虚头,可是人人都乐此不疲,似乎没有这种虚的热闹,就没有生儿育女的保证似的。男人间常开玩笑说,老婆总是别人的好。那也是因为别人的老婆不是和他一起过日子,看不到别人老婆“真”的一面。而自己的老婆并不一定就不美,只是每天彼此吃喝拉撒都在一起,彼此都过于“真”实,所以也就不美了。我始终认为,夫妻一起生活,上厕所关门还是必须的。

寺庙里的所谓“泥塑木雕”的偶像,总是被妆饰得金碧辉煌。有人膜拜,有人不以为然。我也曾不以为然,因为我知道它是“泥”是“木”的真实,并没有什么神通。现在想来,有一点我们无法否认,那就是它是一件美的艺术作品。欣赏一下,寄托一点个人的小心愿,也未尝不可,就像自己收藏一件有什么特定含义的纪念品。“敬神如神在”,就是一种精神寄托的意思——巴金说过,人不能仅仅靠吃米活着。

为了一种精神纯洁的需要,看一部影视剧就当它是一个故事,不必非要将剧中人物和真实艺人的私生活联系在一起。如果非要那样做,那么只能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有点莫名其妙的可笑可悲。尝一块肉的香味,就不要想着喂猪的大北农饲料;赏一朵花的娇艳,就不要想着灌溉的粪肥。如果有人做了,那么只能是恶心自己,也恶心了别人。

世界本来就是物质的,也是运动的,一切时刻都在转换之中,都是真实的。然而,我们可以选择。一切自然的存在,虚无的存在都是那么有规律,有色彩,美仑美奂的,我愿执着“真”的根本,欣赏枝头“真”与“美”的两朵分枝的并存与转换。

从今以后,我将放下执着一端。聊为记。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